关闭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兼职 » 正文

「找兼职」人与狗的共处难题:嘉兴一年发生数万起狗伤人事

  原标题:20位“犬管办”队员和20000只狗,城市里人与狗的共处难题

  直到现在,公共空间里人与狗如何和平共处,似乎还没有答案。

▲执法协管员在一个小区的人群集聚区抓住一只流浪狗,旁边围观的群众说:“是该管管了。”

  新京报记者 卫潇雨 编辑 陈晓舒  校对 王心

  2017年,摄影师朱骏遇到一个毒狗的人,民警抓住他的时候,摩托车两边的蛇皮袋装满了东西,打开一看,全是被毒死的狗。他用的是一种名叫三步倒的毒药,意思就是三步之内就会倒下。他拿一根鸡腿,把鸡肉剥到只剩骨头,然后将鸡腿骨截成两段,撒上毒药。

  包装好了以后,就骑着摩托车从上海赶到浙江农村,看见村民家有狗就把包好的饵料扔过去。

  朱骏发现,这种人和狗的矛盾是很常见的。嘉兴在浙江北部,长三角的最中心,常住人口不到500万,主城区人口不足100万,但据专门管理犬只的市级犬类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犬管办”)估计,仅市区三环以内就养了两万多条狗。

  狗多了,没管好就容易出问题。遛狗不牵绳、排泄物不清理、随意遗弃病狗、不打疫苗不办证……从2007年开始,嘉兴犬管办主要的职能就是负责犬类登记办证、受理投诉、流浪犬收容等。但从成立到去年年中,办证的犬只只有5000例左右,不到总数的三分之一。

  犬管办所辖的主城区共有20多位执法人员,绝大多数都是兼职、无编制人员,要管好狗,他们也很为难。嘉兴市疾控中心的一组数据更直观:2017年嘉兴全市共发生狗伤人事件达82895起,这个数字还以每年15%的速度增长。

  人与狗的冲突被放大,摄影师朱骏用镜头记录下十几年来浙江嘉兴市整治狗患行动中的冲突,试图看清冲突背后,人与狗之间复杂的关系。

  以下是他的口述:

  一

  我从小生活在农村,那时候几乎家家养一条看门狗,农村的狗命“很贱”,到了时间就被杀了吃肉。

  我上小学时,邻居是个矿山老板,他养了一只狗,体型像小猫一样,白色的毛,后来我特意查了下叫中国狮子狗,以前是养在宫廷里的。邻居经常给狗洗澡,洗完后,把它送到理发店站在桌子上吹干。我经常去理发店玩,看见狗洗澡比我都勤快,白白净净的。

  我第一次知道狗还可以有另一种身份叫“宠物”。

  2012年,我来到浙江嘉兴工作,看到街上到处都是“宠物”狗,主人们把他们抱在怀里,口中还喊着:“宝贝过来,妈妈抱。” 这种亲密,我和我父母都没有过。

▲宠物狗和婴儿一样躺在车里。受访者供图

  2014年起,我开始有意识地关注宠物的话题,渐渐走近和宠物有关的人群。我发现,在中国的城市里,随处可见人们和宠物相伴的场景,这其中以宠物狗居多。据调查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在册宠物数量已达1亿只,其中61.74%为宠物狗。

  后来的拍摄里,我观察到了越来越多人和宠物狗的关系。有人会抱着狗拍婚纱照,给狗洗SPA,给狗举办盛大的生日会,在宠物医院我见过给狗做剖腹产,狗四个脚被绑在手术台上,接生出来以后,宠物医生给它的宝宝清理嘴巴里的羊水。狗像个孩子一样。

▲主人为自己的宠物狗做了个新造型。受访者供图

  在拍摄中,我一直在思考,狗对人到底意味着什么?我曾经拍摄过的一个阿姨,她就是个普通的家庭主妇,一米六的个子,四十多岁,养了6、7只流浪狗。

  其中有一只流浪狗“黑仔”,两个月大的时候被主人丢弃阿姨家门口的草丛里,当时,黑仔全身多处皮肤溃烂、大小便失禁,几乎只剩下半条命。

上一篇:「挣钱项目」台媒:台湾大学生赴大陆实习 打破想象激发拼劲
下一篇:「利用网络赚钱」人与狗的共处难题:嘉兴一年发生数万起狗伤人事件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猜你喜欢


二维码